www.94189.com · 
当前位置:主页 > www.94189.com >
www.2983555.com火车票网上订票 可以直接打印电子客
发布时间: 2021-07-16

  昨日,有媒体发布消息称,此前社会舆论比较关注的铁路网上售票一事有了最新进展,铁路网络订票项目进入了实质性推进阶段,技术方案基本确定,相关准备进展顺利,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铁道部正跟有关银行商讨支付平台。火车票网上预订可能会在某条线路或某条高铁进行试点,然后逐步推开,具体哪条线路或者高铁线尚未确定。

  “现在只有电话订票方式,除了窗口和代售点外,还没有其他售票方式。”记者昨日在青岛火车票售票大厅咨询售票员获悉,关于网络订票一事,车站售票人员均表示未接到相关电话,也没有为网络售票做准备。虽然火车票网络销售还未施行,但对铁道部计划实施的这一售票方式,记者在售票大厅随机采访了解到,持不欢迎态度乘客不在少数。

  火车票网上销售,并非一个新话题。早在一个月前,铁道部就中国高速铁路运营情况召开新闻通气会www.2983555.com。铁道部运输局综合部主任李军介绍,铁路部门正在抓紧推进系统调试和相关商务合作协商,争取早日开通网上订票。铁路网络订票项目进入了实质性推进阶段,技术方案基本确定,相关准备工作进展顺利。

  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也表示,目前铁道部正跟5家银行研究支付平台问题。网络订票不仅仅针对高铁,所有的铁路客票都可以在网络上销售。在技术上,铁路部门会制定功能更加齐全的方案。但在具体实施中,可能会在某条线路或某条高铁进行试点,然后逐步推开。铁路系统也会出电子票,像民航机票一样,从计算机打印出来就可以直接去坐车。记者 刘延青

  “我也知道,只要坐在家中轻点一下鼠标,就可以在网上轻松订到火车票,这是网络订票最直接的好处,可我认为现在坐火车买票,并不是方便不方便的问题,而是在客运高峰时期能不能买上车票的问题。”在青岛火车站东售票厅,乘客王先生认为,对于目前的铁路客运现状,网络售票只是一个想着挺好,但并不实用的方式。以青岛站为例,目前青岛火车站有东西两个售票大厅,除了暑运和春运以及节假日外,购票不用排长队,并且目前市区有很多车票代售点,再加上电话订票,销售方式已经很多,如果车票供应不紧张,买票一点也不麻烦。“麻烦的是,暑运和春运时买不到票,铁道部与其在售票方式下功夫,倒不如多拿出些精力来增加运力和合理调配运力。”

  而从河南来青岛打工的张会强则认为,网络售票对像他们这样上网不方便的外来务工人群并不便捷,现在客运高峰时期,打工者经常是通宵排队到车站买票还买不上,如果再增加一种网上售票方式,他们就更难买票了。

  说起网上订票,有乘客还提到支付安全问题。“现在无论是电话订票还是窗口售票,都是一手交钱,一手拿票,而如果实行了网上售票,如果一旦出现支付安全问题,责任由谁来负。”经常乘火车到外地出差的市民赵女士担心网络支付平台的安全性能。“目前,火车票与机票不同,火车票供给是铁道部门一手垄断,而网络售票系统也会是铁道部一家掌控,如此垄断的网络系统引起网络黑客的攻击怎么办?”赵女士说。

  铁道部正跟有关银行商讨支付平台。据透露,火车票网上预订可能会在某条线路或某条高铁进行试点,然后逐步推开。对此,相关票务网站的CEO张海军表示,火车票网上预订在技术上并不存在难点,想杜绝黄牛抢票,还需要加强实名制的手段,借签机票销售的经验。

  记者查询,国内知名票务网站携程网上尚未开通火车票的网上销售业务,而另一家国内知名旅游社区网站酷讯网目前推出的火车票产品只有列车时刻表查询、转让票搜索两个项目。“这是因为客观方面的原因,铁路资源与民航资源是不一样的。”该网站CEO张海军介绍,第一,铁路资源在大部分时间还是处于供不应求的,并不存在销售难的问题,所以在售销信息化和高效率方面的驱动力是不够的。第二,铁路是国家垄断部门,民航公司之间的市场化竞争还是很激烈的。第三,铁路本来就有很严谨的分销网络体系,以许可制的方面进行管理。“第一个原因是根本原因。”

  “火车票网上预订系统的开发都已经差不多了,他们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因为原来铁道部就有一个铁道信息中心,信息化的基础与技术都不错,做线上销售,切过来其实很容易。主要还是看铁道部的内在动力。”张海军说。

  “据我所知,网上预订火车票的试点年底就会铺开。”张海军说,以后的难度主要还是在运营与管理上,面对如此庞大的用户需求,铁道部怎么把有限的资源协调好,实现公平公正。还有线上与线下的平衡,电子化以及配送都是问题。

  “从长远来看火车票网上预订会与飞机票的预定趋同,使用实名制售票。我国在铁路上投入是非常大的,每年都有几千个亿的投入,所以在建设周期结束后,运力紧张与供求矛盾就不会那么突出了。”张海军表示,但目前而言,铁道部还要满足各个窗口的售票,能拿到网上卖的只是一部分,票源本身是紧张的,即使网上可定票,也可能出现那种一上线就被抢光,买票还是难。

  “而黄牛党的杜绝还是跟实名制相关,跟线上线下无关,线下他可以靠排队,线上他可以靠抢票,所以实名制也要有相关配套,才能杜绝黄牛。”张海军说

  铁路网络订票项目进入了实质性推进阶段,技术方案基本确定。目前,铁道部正跟有关银行商讨支付平台。

  渠道拓宽了,网络订票的各种技术难题解决了,铁路高峰期售票窗口人满为患的时代也过去了,高峰期买票难问题就得到解决了吗?在笔者看来,恐怕未必。因为网络订票只是拓宽了买票的途径,实现了购票者的分流,解决了买票拥挤的问题未必就是解决了高峰期买票难的问题。

  高峰期票难买,问题的根源还是在票源上。如果铁路运力得不到有效的提高,那么票源紧张的问题必然难以在短时间内得到解决。网上订票对于购票渠道而言是个不错的技术上的进步,但是对于解决买票难的问题却无济于事。

  除了票源问题,再一个就是如何实现高峰期购票的公正透明。由于运力紧张、票源不足,于是火车票每到这一时节总会成为某种意义上的硬通货。既然是硬通货,那么必定有各种蝇营狗苟行为的存在。火车票已经为黄牛党的猖狂改良过一次;为了实现透明,铁道部也在其网站上公布了实时票量信息这些技术的改良丝毫没能消除售票中的不公,依然有“黄牛”倒卖真票,依然有人享受特权。不过,此番网上订票技术的改良,希望能够实现相对公平的票源分配。

  因此,票源充裕、分配公平才是解决高峰期一票难求的关键所在。一方面,我们希望网络订票这样的技术手段,能够使得我们在买票的渠道上更加宽泛;另一方面,我们也不想面对如此便捷的购票渠道,却不得不面对无票可买的现实。正是因为这样,网上订票平台最终能够发挥其最大的功用,让旅客享受到其便捷的服务,前提是要有票可卖,而不是将网上订票异化成时下流行的网上购物“秒杀”。

  同时,网络购票会否对不会上网或者不方便的中老年人、农民、进城务工者设置一道新的障碍,也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总之,无论什么方式的“订票”,最终目的都不是“买票方便不方便”而是“能不能买到票”,在后者没解决之前,人们无暇去顾及前者。这个浅显的道理,那长得让人伸舌头的买票队伍已经告诉了我们。

  名词解释:“秒杀”是网上竞拍的一种新方式,网络卖家发布一些超低价格的商品,所有买家在同一时间网上抢购的一种销售方式。商品往往一上架就被抢购一空,一秒钟之后就买不到了。